隨夢小說網

第204章 原諒是一種救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秦炎離每天都會詢問一下林珍妮的情況,已經是術后的第三天可她還處于昏迷的狀態。{隨}{夢}小說 щww{suimеng][com}

    “秦總,為什么珍妮還不醒?她不會有事的吧?”每次解三春都會問這樣一句,才不過是三天的時間,他雙眼深陷,黑發也染了白霜。

    他是真的擔心,是林珍妮不惜福,倘若她可以做個賢惠的女人,那么無論是跟著齊鵬還是選擇解三春她都會很幸福。

    “不用擔心,她一定會醒的,這世間有太多她放不開的事,她不會這么輕易的離開,你也要注意身體,她需要你,我想,你的真心她一定能感受的到,為了你她也不會躺太久。”每次秦炎離都是用這樣的話去安慰他。

    “對,她一定會醒來的,我是不會放棄的。”解三春用力的點頭

    其實,林珍妮會不會醒,什么時候醒,秦炎離心里也沒底。

    秦炎離問過醫生,醫生也無法給出肯定的答案,林珍妮被撞出去的時候腦部受傷,醫生已經最大限度的清理了里面的血塊,什么時候能醒只能看病人自己,或許會很快,或許一直這樣。

    但愿林珍妮會是很快的那個。

    秦炎離剛從醫院出來就接到解三春的電話,莫名的他的心就緊了一下,難道林珍妮有什么不測?即便是不醒還有一線希望,怕就怕這點希望都不給。

    “什么事?”秦炎離接通電話,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不管結果是不是想要的。

    “秦總,珍妮她,她”

    “她怎么樣啦?”秦炎離迫不及待的問,倘若林珍妮真的就這樣走了,他該怎么跟齊鵬交代,交給他時活蹦亂跳,再見時已經是一堆白骨。

    再惱再恨,也抵不過生命的消失。

    “我是說,她,她醒了,珍妮她醒了。”聽筒里解三春難掩興奮,日盼夜盼,她終于醒了。

    “醒啦?”聽到醒了這兩個字,秦炎離悠的一下松了口氣,總算可以挺直肩膀面對自己的兄弟了。

    “是,醒了。”解三春的語調都是歡快的。

    “好的,我馬上過來。”秦炎離掉頭便往醫院趕,醒了就好。

    “我要布娃娃,要漂亮的穿著公主裙的布娃娃。”秦炎離的腳還沒踏進病房的門便聽到這樣的聲音,他不由得皺眉,病房里怎么會有孩子?

    “好好好,布娃娃,穿著漂亮公主裙的布娃娃。”是解三春的聲音,滿滿的寵溺。

    “可我現在就要嘛,就現在要嘛。”嬌滴滴的聲音,卻是沒有商量余地的語氣。

    “珍妮乖,布娃娃還沒起床,等她起床了,就拿給珍妮好不好?”解三春柔聲的說。

    剛剛要布娃娃的竟然是林珍妮,秦炎離搖搖頭,這是什么情況?還以為哪里來的孩子呢。

    “那好吧,我就等她起床好了。”林珍妮雖然有些不情愿但還是點了點頭。

    “真是可愛的公主。”解三春寵溺的揉揉林珍妮的頭。

    看到這一幕,秦炎離的心底莫名的軟化了,要有多愛才能如此的包容,真正愛一個人一定是從骨子里冒出來的那種,不管你是什么樣子,對你初心不改。

    “秦總。”看到秦炎離,解三春咧開嘴笑了,這些天還是第一次見他笑,是從心底里開心。

    “豬豬,這個漂亮哥哥是誰?”看到進來的秦炎離,林珍妮眨巴眨巴眼,然后討好的沖秦炎離笑笑。

    “他呀,是二哥,喊二哥。”看了秦炎離一眼,解三春笑著對林珍妮說,既然她一直喚秦炎離二哥,那就這樣介紹好了。

    “二哥?”林珍妮盯著秦炎離用力的眨眼,似在想這個二哥是個什么東東,為什么一點印象都沒。

    “是,二哥,喊我二哥就好。”秦炎離沖林珍妮點點頭,她的眸光清澈,這樣的表現不應該是裝出來的。

    “怎么回事?”對于林珍妮的異樣,秦炎離向解三春投去探尋的眼神,這很像一個孩子的狀態。

    “不知道,醒了就這樣了,而且什么都不記得了,然后就吵著要布娃娃。”解三春搖搖頭。

    “嗯,好吧,二哥就二哥,誰讓你長的帥呢。”這時的林珍妮開心的拍了一下手掌,算是同意秦炎離二哥這個稱謂了。

    “嗯,那謝謝二哥就謝謝珍妮了。”秦炎離挑了一側的眉毛,合著這個二哥還是沾了他帥的光,不過看著她,秦炎離的腦子里莫名的就涌出那句,人之初性本善,最初的時候林珍妮也應該是這樣天真善良的吧。

    慢慢的歪了。

    “不用謝謝的啦,嗯,二哥有沒有給我帶布娃娃呢?”林珍妮一臉期待的看著秦炎離。

    “噢,布娃娃呀,有,二哥有帶,在車上,二哥這就去給你拿。”秦炎離道,看的出林珍妮醒是醒了,卻再不是之前的那個。

    “嗯嗯,要穿著公主裙的布娃娃噢,豬豬說,布娃娃在睡覺,都什么時候還睡覺,我都沒有睡。”林珍妮撇嘴。

    豬豬?秦炎離看向解三春,林珍妮口中的這個豬豬若他沒猜錯的話該是他的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她口中的豬豬,醒了她就這樣喚我,喊什么沒關系,最起碼她覺得我是認識的人,這樣就很好。”解三春聳聳肩。

    名字不重要,重要的醒了之后的她并不排斥自己。

    “我去找醫生問問情況。”秦炎離看了看林珍妮低聲對解三春道。

    解三春點點頭,顯然她這樣是不正常。

    “二哥去給你拿布娃娃,很快就回來,你要乖乖聽話。”秦炎離對林珍妮道。

    “好吧,那二哥不要讓我等太久噢。”林珍妮嘟著嘴一副很不情愿卻又沒辦法的表情。

    “好的,不會讓珍妮等太久的。”秦炎離點點頭。

    對于秦炎離的疑問,醫生給出的答案是,因為林珍妮腦部受創,導致她記憶的喪失,和智商的降低這是有可能的。

    “那還能不能恢復如初?”秦炎離問道,性命是保住了,但此時的林珍妮儼然是一個幾歲的孩子。

    “這個不好說,還是要看病人的情況,就算是相同的病例最后的結果也不一樣,這取決于病人自己以及家人,家屬需要做的就是給她更多的關懷和愛,奇跡不是沒有。”醫生道。

    “好的,我知道。”秦炎離點點頭,奇跡,每天都在聽周圍的人說奇跡,奇跡,只是不知道這奇跡是不是能降臨到林珍妮的身上。

    “秦總,布娃娃買來了我已經到了醫院門口。”剛從醫生辦公室出來秦炎離就接到孫秘書的電話。

    “嗯,送10樓22病房。”秦炎離道。

    “哇塞,好多的布娃娃,二哥,是都給我的嗎?”看著堆了一床的布娃娃,林珍妮興奮的直拍掌。

    “是,都給你的,因為你很乖。”秦炎離點點頭,還是孩子的世界簡單,有吃的,有玩的,就是全部,長了了就有了煩惱紛爭。

    “好呢,好呢,都是珍妮的了。”林珍妮開心的摸摸這個,捏捏那個。

    “秦總,醫生怎么說?”一旁的解三春問道。

    秦炎離便把醫生的話同解三春陳述了一遍,然后拍了拍解三春的肩膀寬慰道:“不用擔心,也許這種現象維持不了多久,要相信有奇跡的發生,她這么快就醒了已是奇跡,所以還會有下一個奇跡的發生。”

    隨著時間的變幻,林珍妮不是沒有恢復如初的可能。

    “不,我不擔心,我到是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她認得我,眼里有我,會對我笑,對我撒嬌,我已經很滿足了,即便她一直是這樣也沒關系,對不起,原諒我的自私,我很想這樣和她一路走下去。”看著林珍妮解三春道。

    雖然她這樣是病態的表現,但她恢復了,自己就再無價值,如此解三春寧愿她一直保持這個狀態,沒有紛擾,沒有報復,只有開心,他會守著她,寵著她,給她全部的愛。

    因著解三春的話,秦炎離的心底又莫名的柔軟起來,看來自己真的是老了,才會容易被觸動,美好的愛情總是能引起別人的共鳴。

    倘若沒有那個真心對你的人富貴又如何,不難看出解三春對林珍妮是怎樣一份情,秦炎離既欣慰又擔心,欣慰是有這么真心待林珍妮的人是她的福分,擔憂的是倘若她一直這樣該如何?倘若齊鵬回來了又該如何?

    有些路是必須要走的,有些事是必須要面對的。

    “謝謝你。”秦炎離握了握解三春的手,有他在,可以不用再為林珍妮擔憂了。

    “不用謝我,這是我樂意做的,是我該謝謝秦總才對,對你做了難么邪惡的事,你卻選擇不計較,若有機會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解三春一臉誠懇的說。

    “過去的事了無需再提,走著走著難免會走錯,只要意識到錯誤并不再錯下去就好,珍妮就拜托你了,有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秦炎離道。

    原諒是一種救贖。

    “放心吧秦總,我一定會好好待她。”解三春用力的點點頭。

    秦炎離放心,他知道解三春是能做到的人。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從醫院里出來,秦炎離撥通了秦牧依依的電話。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