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541【賭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呼---

    一陣夜風吹來,吹涼了范慶國發懵的頭腦。◢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com

    “哈哈哈!”

    范慶國鼓掌,大笑,然后對盯著自己的朱富貴說:“講得好!講的比唱的都好聽!我是香港海關公務人員,是人民公仆!你呢,你只不過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在公,我與你互不相識,我只是在秉公執法,嚴肅處理偷稅漏稅之事;在私,就算我與你認識,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理大過天,我更要秉公辦理!所以對不住了,朱先生,這次你是逃不了了!”

    “是嗎?”朱富貴反問,“你真的以為這次抓到了我的把柄?”

    范慶國挑挑眉頭,指了指腳下那些vd,“眼盲嗎?這就是證據!”

    “這是什么?”朱富貴看著那些vd,問道。

    “當然是你們萬達科技公司生產的vd啦!”

    “是嗎?上面貼了vd就是vd嗎?你知道什么是vd嗎?”朱富貴繼續問道。

    范慶國:“……”

    繼而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在說,這些你眼中所謂的vd在我看來只是一些沒有什么用處的空殼子!”

    范慶國:“……”忙看向那些東西,“不可能!”

    “這個世上沒什么是不可能的,”朱富貴冷笑,“電視沒了顯像管,它就是一堆破爛,這vd沒了鉆石磁頭,也就是一堆廢鐵!”

    范慶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忙吩咐身邊人,“把這些vd拆開!快---!”

    收到命令,范慶國帶來的那幫人急忙開動起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些“vd”給拆了開來。

    “范科長,這臺沒有磁頭!”

    “這臺也沒有!”

    “這臺磁頭好像沒安裝!”

    “這些都沒有!”

    那些小兵們紛紛朝范慶國說道。

    范慶國:“……”表情僵硬。

    朱富貴笑了,用手指了指著范慶國的腦袋說道:“我表哥教過我一句話,知道狗為什么喜歡食屎嗎?因為它笨!”

    范慶國:“……”模樣難堪到極點。

    朱富貴繼續說道:“按照香港海關口岸的法律,像這種高檔電子產品,是需要征收額外的關稅,像酒水和煙草一樣,但是……這些都是一些沒有用的廢鐵,沒了讀取光碟的電子磁頭,連一點播放功能都沒有---嗯,這在香港的海關條文中怎樣形容……”朱富貴看向身邊的愛德華。

    愛德華這下趾高氣揚了,故意扯著嗓門大聲說道:“按照港英政府海關處稽查條例第三百一十五條第六款,凡是在稽查中發現不符合征收關稅條件的特殊商品,或者,因為特殊原因,難以歸納和鑒定的商品,應當按照免稅商品予以放行!”

    講完之后,愛德華笑瞇瞇地走到范慶國身邊,眼睛望著對方:“知道政府為什么要這樣規定嗎?因為政府想得長遠,要保證香港這個自由貿易港的名聲,準確地說,確保香港自由貿易港口的名聲不被某些利欲熏心者破壞!嗯哈,我很贊成這個條款,范科長,你呢?”

    范慶國看著愛德華那得意洋洋的嘴臉,咬牙切齒,滿肚子怨氣,卻只能忍著---他怎么也沒想到,原本十拿九穩的事情,竟然功虧一簣。

    范慶國迅速地看了一眼愛德華,又看了一眼朱富貴,再看向那黑夜中的海岸上---太遠,看不清楚,依稀能看見車燈。

    車燈在黑夜中猶如鬼火,閃爍不明。

    頭頂和腳底,發寒!

    毛骨悚然!

    因為范慶國感覺自己被人給陰了。

    是的,他被人給陰了!

    準確地說,連那個李二少估計也被人給算計了。

    從頭到尾,這都是一場戲!

    很逼真的戲!

    范慶國知道自己很可能只是這幕戲中一粒微不足道的棋子,對方到底在下一盤怎樣的棋,他連想都想不到。

    至于布棋那個人,他也知道是誰,三個字---宋志超!

    不過此時已經來不及范慶國多想,旁邊愛德華已經發聲:“親愛的范,現在事情已經出來了,你無緣無故扣押萬達公司的商船,又無緣無故進行連夜稽查,期間浪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你說,該怎么辦?”

    面對愛德華的質問,范慶國深吸一口氣:“成王敗寇,隨你處置!”

    愛德華笑了,吩咐身邊人,“聽到沒有---那就請范科長回去飲咖啡,我要和他好好談談!”

    旁邊朱富貴加了一句:“也替我敬他一杯咖啡---記住,要很苦的那種!”

    范慶國:“……”

    如喪考妣!

    ……

    不遠處的海岸上---

    李二少拿著望遠鏡,把剛才一幕看得清清楚楚,雖然距離很遠,但在望遠鏡的幫助下,他甚至能夠看到愛德華囂張的模樣,以及范慶國凄慘的表情。

    雖然聽不到他們說些什么,但看這些表情就明白了---范慶國,輸了!并且是輸得很慘!

    “你是怎么做到的?”放下手中望遠鏡,李二少質問身邊盯著自己的宋志超。

    宋志超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夾著香煙,用尾指掃了掃眉梢,這才笑吟吟地說道:“你是從美國回來的,你喜歡賺快錢,你擅長最電訊,你也喜歡泡小明星---你知不知道,我對你的認識比你老爸還深!”眼神犀利地看著李二少。

    李二少:“……”

    剛開始想要發怒,因為他以為宋志超在侮辱他,可是當他是看見宋志超的眼神之后,卻認為,宋志超不是在侮辱他,也不是在講笑---宋志超那足以看穿一切的眼神,真的把他看得徹徹底底,清清楚楚---那一刻,李二少甚至有一種被人扒光的感覺。

    事實上,宋志超沒有說謊。

    前世的時候,在香港能夠稱之為他對手,被宋志超看得上眼的人并不是很多,其中就包括這位大名鼎鼎的“小超人”李二少。

    對于宋志超來說,這個李二少的行事作風和自己很像,不屬于那種特別腳踏實地做生意那種,喜歡劍走偏鋒。不管是初出江湖倒賣star衛視,左手進右手出,一來回就豪取五六億美金,還是憑借一個當時仍是紙上談兵的“數碼港”計劃,從香港政府手中免費取得一片64英畝土地,得到了香港信息技術園區─數碼港的獨家開發權,日后更是借殼上市,市值達到600億港元---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了一點,李二少不走尋常路,是個商海中名副其實的大賭徒。

    賭徒的脾性就是愛冒險。

    香港又常常是冒險家的樂園。

    何況李二少家底豐厚,賭得起,也輸得起。

    往往不怕輸的人,就最是會贏。

    李二少很明顯是后面那一種。

    豪賭數次,未嘗一敗。

    而這一次,李二少就賭上了宋志超的電子科技,以為可以坐享其成,穩賺不賠,可惜他押錯寶---宋志超早已知曉他的底牌。

    用一句粗俗的話來講,從坐上這次賭桌那刻開始,他撅撅屁股想要拉什么屎,宋志超都一清二楚---試問,一個比你老豆還熟悉你的人與你對賭,你贏得了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