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第637章 合體的怪物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第67章

    恐懼競技場最頂層,占地幾萬平米的作畫間。~隨~夢~小~說~щww~suimеng~com

    到處都是雕像,這些雕像栩栩如生跟真人一樣,仔細一看都還有微弱的呼吸,有的恐懼有的喜悅表情和姿態各不相同,籠罩在寬大斗篷下戴著面具的身影拿著手中的畫筆不斷作畫。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變成劇情人物弗萊迪。

    會有今天的經歷,完全是因為一個意外。

    他在猛鬼街輪回世界已經擊敗并且封印了弗萊迪,直接殺掉就好了,偏偏他將弗萊迪封印在了自身的畫中,甚至想借助弗萊迪謀算弗萊迪背后賦予他夢魘之力的遠古惡魔。

    他差點死在遠古惡魔手里,弗萊迪也在這個時候掙脫封印。

    掙脫封印不逃走,卻想殺了他。

    彼此在靈魂層面不斷廝殺,最后僥幸達成某種微妙的平衡。

    他被超維進化游戲認定已經死掉,偏偏他占據了弗萊迪身體一半的控制權,而且意識和弗萊迪共享了同一個靈魂和身體,彼此都能掌握對方的力量變的異常強大。

    前些年輪回世界巨變,整個輪回世界的時間加速了很多年。

    借助世界的毀滅,他和弗萊迪的融合體吸收恐懼實力大增,最后除掉了遠古惡魔成為世界最強大的存在,竟超越了公侯伯子男達到他做夢都不敢想的半神層面。

    從此白天是他,晚上是弗萊迪。

    成年人歸他,孩童歸屬弗萊迪,彼此互相妥協達成平衡。

    但是從心底里,他完全看不起弗萊迪。

    整個夢魘城都是他的杰作,弗萊迪不過是吃現成的。

    但是真正讓他無法忍受的是弗萊迪的丑陋,因為是被燒死的渾身皮膚都布滿燒傷的痕跡,看起來跟怪物一樣讓他連照鏡子都不敢,只能終日躲在寬大的斗篷下面不敢見人。

    他想殺掉弗萊迪,徹底掌控這具半神級別的身體,然后想辦法整個容。

    他不能離開輪回世界,整容后留在這里似乎也是不錯的事情。

    “什么人這么大膽。”

    噩夢君王手中畫筆停了下來,走到一個空白的畫布面前畫出一只眼睛。

    睜著眼睛湊了過去,畫中的眼睛突然活了過來。

    通過這只眼睛,噩夢君王看到城外幾十里正在撒歡的一個長得和麒麟有幾分相像的異獸。

    幾十米高的體型,口鼻之間有匯聚成颶風的氣流。

    噩夢君王也是在曙光聯邦受過教育的,立刻就看出來城中居民昏厥是因為周圍上百千米的空氣被這個異獸給抽走了,這個異獸似乎是以空氣作為食物。

    如果能控制這個異獸,夢魘城的力量就會更加強大。

    看到異獸停止呼吸吐出毒氣,噩夢君王再也忍不住了虛空畫出一個門。

    門自動實體化打開了,噩夢君王穿過門來到小馬王的身邊。

    畫筆轉瞬之間已經畫出一個小馬王,隨后開始在脖子上面畫出韁繩。

    伴隨畫作完成,小馬王脖子上面真的出現韁繩。

    小馬王又驚又怒,轉過頭尾巴翹起對準噩夢君王就是一個憋了不知道多久的馬屁。

    毒氣颶風席卷而過,超過幾十倍音速所過之處萬物腐蝕。

    噩夢君王本能的解除身體實體化,然而立刻發現如果放任這個異獸的后門噴射的毒氣,這股毒風會直接穿過夢魘城讓城中所有人全部都死絕。

    這是他無法忍受的,這可是他好不容易經營的家業。

    失去夢魘城,再想重建幾乎不可能。

    噩夢君王取出一個縈繞著黑霧的畫板,上面的黑霧不時的掙扎組成一個個扭曲痛苦的人臉,依稀還能聽到人臉傳出的哀嚎聲和恐懼的尖叫。

    吐出舌頭,帶著血絲的舌頭一下子延伸到兩尺長。

    用舌頭作為畫筆,用自身詛咒的鮮血作為顏料,用恐懼死亡者的人皮、靈魂和怨氣制成畫板,舌頭一連串殘影掠過畫板上多出來一幅小馬王的屁股被堵住的抽象畫。

    后門再次被堵住,還是被敵人給堵住的。

    小馬王頓時怒了,轉身張嘴就是一個馬王的吐息。

    颶風席卷,大地被掛掉一層飛沙走石,甚至天上的云彩都被吹散,猝不及防因為作畫身體解除靈魂虛化的噩夢君王都被吹到天上,卻還不得不拿出普通畫紙畫出一面擋在夢魘城前面的城墻。

    颶風中空間瞬移,噩夢君王來到夢魘城的巨大城墻上。

    取出恐懼人皮畫板,繼續在上面添加內容。

    似乎察覺到危險,小馬王掉頭就跑速度直達幾十倍音速。

    這種速度,轉眼間就能跑出幾十里。

    噩夢君王著急了,他的念能力噩夢畫筆配合傳說天賦噩夢君王,雖然能讓畫出來的一切影響現實,但是距離越遠效果越差,他都已經動用了極其珍貴的恐懼人皮畫板要是被目標跑了他就虧大了。

    來不及多想,丟出一個已經畫好東西的畫紙。

    上面是一個魔毯,魔毯從畫中浮現噩夢君王坐在上面,魔毯嗖的一下子穿過空間跨越幾十里距離追向小馬王,一邊追繼續一邊作畫,通過作畫篡改異獸的記憶和認知達成馴獸的目地。

    然而噩夢君王怎么也想不到,小馬王的意識中早有神化領主分身打下的印記。

    更想不到,自己的老巢已經被人盯上。

    “現在,是時候干正事了。”

    趙牧留下陰影分身本尊消失在客房。

    依靠黑夜潛行術和陰影詭術,沿途所過之處完全被人忽略,傳說級別的黑夜潛行術,除非是半神級別還要擅長偵查的手段,否則都無法發現行走在陰影中的他。

    越是靠近頂層,超凡能力者越多。

    總共兩百層,最后十層已經完全沒有樓梯。

    甚至連電梯都沒有,進出上面十層恐怕要身體虛化穿過天花板或者是空間瞬移進去,依靠黑夜潛行術,趙牧從樓外面的窗戶順著陰影進入樓上窗戶的縫隙進入弗萊迪的領地。

    恐懼競技場第191層樓,占地幾萬平米的樓層分成一個個區域。

    每一個區域都掛滿了不同的畫作,趙牧在畫作上看到了靈魂。

    聆聽著靈魂的恐懼哀嚎聲,趙牧知道這些靈魂原來都是掛在墻上的畫作的作家,他們在恐懼中被殺然后被活著封印到自己生前最得意的畫作中。

    看到室內樓梯,趙牧走上第二層樓層。

    出乎意料,這里是一個游樂園。

    幾百個孩童在游樂園中玩樂,他們渾然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不知道他們只是靈魂依托在生前的人皮氣球里面,如果說上一層是噩夢君王的杰作,這一層顯然是弗萊迪的杰作。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凤凰彩票